小伙68天辗转20国难回家:被迫穿越战区 想"走"回国


资金用尽科研团队遭遣散,专家称“短见”、疫情早有预料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马哈茂德·吉卜里勒英语流利,曾多次代表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出访,因此也被媒体称为利比亚反对派在国际上的“形象代表”。

洛杉矶时报指出,特朗普在执政期间,领导政府多次做出削减全球卫生项目预算,降低全球卫生安全重要性评级等错误决策,甚至还提议削减对科学机构的资助,撤销国家安全委员会中重要的全球卫生职位等。今年初,美国立法者曾致信政府,要求其说明停止资助PREDICT的理由。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安格斯·金联合致信美国国际开发署写道,“郑重面对并预防冠状病毒和潜在的全球流行性疾病是非常重要的,这需要足够的资源,联邦政府与专家之间的配合协调。”

纽约芭蕾舞大师威廉·布尔曼因新冠肺炎并发症去世

经济学家、前英国首相卡梅伦恩师辛克莱因新冠去世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一项于去年9月被特朗普政府关闭的流行病早期预警计划,本有可能成为阻止新冠肺炎全球蔓延的有效工具。据该报道指出,该预警计划由美国国际开发署启动,从2009年开始运行直至去年9月底,致力于培训全球多国的科学家,帮助他们提早发现可能存在的新病毒,并应对像新冠肺炎这类全球性的流行疾病。

据报道,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ICU)给病人插管时,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

文章最后,德伯格葛雷夫表示:“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血氧水平下降,心率下降,血压下降。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

德伯格葛雷夫此前是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一家大型州立医院的麻醉师,而现在,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新冠肺炎病患插管。